愛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贅婿 > 第一八五章 再會 上
    雖然平日里來往態度平和,不過真說起來,老秦是個做大事的人,做大事的人當有大氣魄。雖然他也頗重感情,不至于信什么朋友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但真要說起對女人的態度,老人家還是有著這個時代男人的共性,他不至于膚淺到認為女人就沒自己的脾氣,但要認真說來,區區兩個女人”卻也不是需要hu太多力氣的事情。

    只對寧毅的這點性格,他原就有些不以為然,當然,最后也只得加到對方性格中古怪的一部分里去。

    這次的私人宴請,他一方面讓蕓娘邀了云竹那邊,未曾告訴寧毅,另一方面邀來寧毅,卻也不曾告訴云竹。他這邀請的理由畢竟是很充分的,那日在竹記,寧毅救了他的性命,云竹與錦兒也出了力,如此親近一番”沒有關系。實際上卻是藉此將雙方順手便塞在了一起。

    云竹在見到寧毅的一瞬自然也已經明白過來,喜歡的人將要為難,她也笑得有些俏皮,不過此后卻是再未表現出什么特別的神色來,神色淡雅,不愿給人添麻煩。秦老也只是一開始為此笑了笑,后來倒也不做干涉。

    接下來的一場宴席是分了男女的,據說元錦兒倒是比較活潑地與蘇檀兒聊生意經,她想要成為女強人,于是不吝于向真正的女強人取經,檀兒問清楚她開店的情況,卻也真的給她出了些主意,兩人詳談甚歡。

    寧毅這邊”則是秦紹謙說些軍營方面的事情,隨即又問起兩天后會有的踏青會”提到尊師師和礬樓,他哈哈的笑起來:“礬樓我熟啊,那個李師師嘛,我也見過的”到時候咱們一起去見見她!

    秦紹和疑惑起來:“礬樓你是去得不少”可李師師這幾年尋出來,你又怎會認識!

    “咳,前年的時候去汴京”找了以往的一幫知交出來相聚,他們說那師師姑娘最出名”于是去了礬樓,人還沒見著,看見高俅那假尼子仗勢欺人,要對個賣瓜果的女子動手動腳。老子……呃”我,我最討厭的便是這種事,當場就起了。角,后來大家在礬樓上打起來,要不是他身邊有個叫陸謙的走狗武藝不錯”我少不得要給他兩拳!

    此時這桌上除了秦家三父子便是寧毅與一旁的胥小虎,秦嗣源聽得這小兒子說起這種事,放下筷子,將碗遞給旁邊的仆人添飯,皺眉道:“胡鬧!钡哉Z之間,倒也不見太多的責備。此時那高俅在東京已居太尉之職”不過他是阿諛奉承上位”雖然說起來弄權也是厲害,但于高層的文官武將之中,卻不怎么受待見,秦嗣源雖然說了胡鬧二字”但看起來卻并未將高俅看得太厲害。

    秦紹謙自然也明白父親的性子”攤了攤手:“哪有胡鬧,總不成就這樣看著嘛”我們以前在汴京鬧來鬧去,也只是與那些欺行霸市的匪人流氓打打架,路見不平就干一場。爹,你很久沒去汴京了,不知道那邊被些二世祖弄得多烏煙瘴氣”前年我走了沒幾個月,聽說那高衙內將禁軍里一個姓林的教頭入了罪,后來……”

    他頓了頓:“嘿,后來這林教頭的妻子死在高衙內的房里,林教頭被發配”去年的時候聽說反了”去了梁山。媽的……汴京街上找人問問,十個有八個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惜那次還未聽說他太多惡行,否則就算有那陸謙和耿叔叔攔著”我也要拔刀把他剁了……”,秦嗣源抬頭看了他一眼:,“希道也在?”,耿希道,便是耿南仲了。

    秦紹謙點頭:“嗯,耿世叔讓我問爹爹您好。他出來當和事老”我們只能給他面子了,礬樓的李媽媽帶著那師師姑娘也出來勸架,后來大家找了個hu廳坐下,我們一邊”姓高的那幫家伙一邊,那師師姑娘在豐間彈唱”嘁,一點意思也沒有……不歡而散了!

    他說完,一聳肩,將一張大胡子的臉埋在碗里開始扒飯,其余幾人倒是笑了起來,秦嗣源點點頭:“希道當和事老是蠻有一套的!

    隨后大家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待說到那胥小虎,才知道這年輕人也是真正的武林高手,練過真正上乘內家功的那種。秦紹謙卻沒有這方面的經歷,打架打得多也只是憑著自身悍勇而已。秦嗣源便笑著說起寧毅以前向往武功的情景”隨后寧毅當然也免不了朝那胥小虎說些“久仰久仰,在下人稱血手人屠”之類的話。

    據秦紹謙說,這胥小虎的武風剛猛,最擅長巴子拳、白猿通臂”不過在性格上卻是非常淳樸,甚至微微有些靦腆的感覺。

    寧毅練了這么久功夫,正好在武藝上有許多疑問,他問出來,那胥小虎也是知無不言,不過到得后來,也大抵與陸紅提說的差不多,武術終究是打出來的,套路練太多”到不了意未至、身先動的程度終究意義不大”也就是說,最重要的還是必須得形成條件反射才行。

    這頓飯吃完,算得上賓主盡歡。

    又過得一天,便到了那踏青會舉行的日子。這還是清明前兩日,古稱寒食,為紀念春秋時介之推而設。三國以前,人們在寒食前后的一個月都不開火,均吃冷食,后來由于這一月之期常常令老弱之人無法熬過,魏武帝曹操便廢了這吃冷食的習俗,再到后來,寒食節踏青祭祖,又挪了兩日,便與清明放在一起了。

    這天天氣倒好”早晨起了陣霧,但日出之后便已散去。秦淮河畔的小樓前,云竹與錦兒做了男裝打扮,每人拿把扇子搖啊搖,正準備出門。

    此時春風已暖,天上舒展的云朵猶如白龍飛舞,秦淮河畔柳絲盈綠,正是踏青郊游的好時節,江寧城內居民富庶”這類活動也就比貧窮地方多些,這些日子里,去往郊外的道路上”時?梢钥匆娙齼蓛傻囊患胰舜┝烁蓛粽麧嵉囊路_心地出游的樣子”小孩兒牽著大人們的手,搖搖晃晃,興高采烈的。

    今天這類出游的人顯得似乎比往日更多了些,秦淮河上,偶爾也能見到一兩艘畫舫在往城外駛去”道路上的柳絮飄飛間,朝著城門方向去的書生們也顯得有些多。今日陳洛元所辦的踏青會,所選的地方,也正是在江寧城外的白鶩洲附近。

    云竹在以往幾年的時間里都未曾這樣出門踏過青了,早些年只在金風樓的時候有過這樣的機會,那時便走出門踏青,也不是為的自己。贖身的頭兩年里她享受著自〗由的感覺,卻甚少出門,簡直像是回到了當年那個怕見外人的官家小姐,后來開始賣皮蛋”也只是作為必要的生意,若非如此,還是覺得呆在家里更自在,她骨子里還是傳統保守的性子,作為女子要這樣出門游玩,總是覺得要與家人同行才是”小時候跟著父母”以后大抵只能跟著夫君”于是寧毅這樣叫她出來,她心中高興,扮了男裝,卻又免不了有些緊張。

    “我有些緊張!鄙陨哉碇陆恰彼咴诼飞,側過頭去與錦兒說道。錦兒正一邊走一邊展了折扇給自己扇風”聞言聳了聳肩:“有什么緊張的,來,云竹姐”挽著我的手走吧!

    云竹莞爾一笑:“我現在與你一樣也是本公半,有什么好挽的!

    兩人原本與寧毅約好的地方便是在白鶩洲附近見,此時說笑一陣,到得城門附近,方才乘了車,一路往石頭城方向過去。

    寧毅對于今天的踏青只當做看演唱會,倒不著急,出城之前先還責了一趟豫山書院布置幾樣功課,待抵達約定的地點,白鶩洲附近江岸邊已經有了許多踏青之人了。

    此時的白鶩洲其實與后世的南京白鶩洲公園并非在同一個位置”此時的白鶩洲也就是李白“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鶩洲”詩句中的原址”它是位于石頭城外長江中的一道沙洲”將長江一分為二,洲上多蘆葦”因此常有白鶩聚集,后來長江泥沙淤積,白鶩洲跟長江南岸連起來了”后世便漸漸沒了。

    此時白鶩洲附近風景是很不錯的,但踏青不是野合,沒必要到州上的蘆葦叢里去踏,一般便是在白鶩洲兩岸的山間水邊走走。這春日里的踏青活動也有許多種,一家三口到野外放風箏算是踏青,多幾個人隨意亂逛也是踏青,比較正式一點的,則通常以文會形式,一幫年輕書生得了許多文壇名宿或是科考高官的邀請,在山間由大佬們出個題目,以文會友暫露頭角,也可以叫踏青,如歷史上有名的王羲之、謝安等人的蘭亭之會,他們叫修禊,籠統點歸類成踏青聚會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這一次的踏青聚會不至于太嚴格,但最多的還是以文人為主要參與者,其余商賈、官員也有不少”但自然都通曉文墨。作為組織者的大儒陳洛元在這邊有一處自己的園林,地點自然放在那邊,免得許多閑雜人都跑來參與。但老實說”聚集在這附近,沒能得到邀請的文人已經相當可觀了,他們自然不會說自己是為了陳洛元的聚會而來的,只是倒不妨看看自己能不能混進去,或者更有想法的,倒也準備在這邊再組織個更大的文壇聚會,將陳洛元、李師師那邊的風頭全給壓下去。

    如此這般,寧毅抵達時,江邊閑雜人等眾多,也有些畫舫樓船停在那邊”大概其中的女子也是受邀參加了的。寧毅與云竹、錦兒約得籠統,找了一會兒才找到她們,兩個丫頭做男裝打扮,很下了一番功夫,寧毅也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她們”他其實是被那邊對峙的場面吸引過去的,幾個人站在那樹下,看起來氣氛很不好”一邊自然是云竹跟錦兒,另一邊則是三名書生與一名看來是做陪同的青樓女子,這其中,寧毅也認識一人,那是以前很仰慕錦兒”看見寧毅跟她表現親密便抓狂的大才子柳青狄。

    不過現在看來”柳青秋臉色有些高傲”錦兒則是神色不豫,大概一是柳青秋發覺自己不可能把妞泡上手之后,已經開始起逆反心理,決定不給這水性楊hu的女芋好臉色看,因此雙方起口角了……

    嘖”泡妞泡成這樣,真是難看,錦兒打算泡云竹的態度都比他好得多……

    寧毅在心中嘆一口氣,正準備過去,陡然間,后方一只手伸了過來,抓住了他的肩膀:“寧兄!你也來了?”

    語氣之中,頗為驚喜。

    寧毅回頭看去,只見身后那一臉驚喜之人確是見過的,那天見到那王姓女子時,跟在她身邊的跟班,叫什么來著。

    寧毅想了想。

    于和中。

本章網址:http://www.680391.buzz/0_313/10342412.html
奇書網:www.680391.buzz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捕鱼王者疯狂版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