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贅婿 > 第五六一章 當時的曲調 上
    暮色將臨,寧府的院子里,支起了鐵架子,一幫人呼嚕嚕地忙碌在一起,有人準備炭火,有人準備食材。嫂索濼爾,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被娟兒帶著的寧曦正在屋檐下用鐵叉子扎一只雞翅膀,剛剛從外面回來的文方文定卷起袖子,笑著加入了準備燒烤的大軍之中。

    在武朝之前,由于鐵鍋并未普及,炒菜的方法也還沒有出現,烹飪的系統大多便是燉煮或烤制,談不上多出奇的事情。寧家的燒烤最主要的不同也就是食客們大多得自己動手,多數食材固然會讓廚師腌制好,烤的過程多還得自己來,加上肉食等物在普通人家多半還算是奢侈品,寧毅的食不厭精,各種處理,都讓家中的食物味道頗為突出。往日里偶爾聽說寧家弄燒烤,似聞人不二等人,也會特意過來湊湊熱鬧。

    即便在寧府,這種以不限量吃肉的機會,還是得在寧毅的下令之后,才會偶爾出現。一般的情況下,即便家中已經非常有錢,持家之時還是得有節儉的態度。類似于如今蔡京等人府上的窮奢極欲,伺候一個人飲食的廚房比后世五星級酒店還大,一道菜吃一百只雞的舌頭之類的事情,寧毅倒也不是不能做,但那種事情在他眼里也確實太低級了一點。并且從那種環境里出來的人,基本上也就已經爛到骨子里了。

    另一方面,如今京城中的世家大族,多半也是有諸多長輩坐鎮的,做事要講規矩排場。若非是如今寧毅這樣的家庭。通常也很難這樣子毫無形象地讓大家玩在一起。

    入夜之時,院落里屋檐下掛起大大小小的燈籠,架子里的炭火已經生好,文定等人也從外面搬來了各種酒水果汁。

    已經兩歲多的小寧曦捧著他裝了果汁的小杯子在叫著“要吃翅膀”,也在炭火邊監督著廚子將他選好的翅膀烤得外焦里嫩。作為寧毅的長子,他其實有點憐,果汁是限量的。只有一杯以喝,如果喝完了,就只能偷偷地去跟叔叔伯伯討要,有時候還會挨罵,翅膀和烤肉等食物也得經過批準才行,時令的水果蔬菜倒是以一直吃,但那種東西怎么能有榨好的果汁味道好呢……

    事實上,即便是限量的翅膀和烤肉,此時小嘴巴小肚子的小寧曦也是吃不完的。但是譬如他很喜歡喝果汁,就是沒辦法敞開肚子喝到飽,這樣就會覺得很郁悶,很好吃的小翅膀吃完一只也沒有了,實在也很不爽。父母偶爾還給他點不想吃的蔬菜讓他吃下去。

    開心自然還很開心,但對于這個年紀的他來說?峙乱矔y免有種不是百分百滿足的情緒出現。當然,F在的他,自然是很難歸納此事的,被父母說過之后,苦著小臉吃掉菜葉子之后,也就繼續沒心沒肺地去賣萌討要果汁了。

    這樣的事情,主要也是因為寧毅的教育理念所致了。在他而言,男人最重要的品質是節制,雖然他也希望孩子過得幸福,但百分百的幸福,絕不是一個孩子尤其是男孩子所需要的。毋寧說。絕對的幸福,是一個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應該被避免的東西,若不然,這個孩子將來就很難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好在小寧曦此時也頗為聽話,而作為其生母的蘇檀兒,在這方面比寧毅會更加嚴格。否則孩子大概會被寧毅弄得整天哭個不停吧。

    不過,到得此時,作為母親的蘇檀兒,又擔心起其他的事情來。

    “若是再大一點……你說曦兒會不會顯得太軟弱了,你看他那個樣子,一點魄力都沒有……”

    做為當家主母的年輕女子坐在寧毅身后的涼亭臺階上,遠遠地望著院子另一邊的孩子,有些憐惜也有些擔心。寧毅正坐在前面的石頭上烤雞翅膀,往那邊看去,是寧曦在蘇文方身邊偷偷要果汁喝的情景。

    只有兩歲多的孩子偷偷摸摸地在柱子后頭跟蘇文方要新出的果汁嘗,喝過一口之后明顯露出了“好喝”的幸福模樣,然而卻不敢再喝第二口,顯然是害怕爸爸媽媽會罵,捧著自己的小杯子,一邊小口地抿,一邊走開了。

    “才兩歲多的孩子,這么聽話你就知足吧,他現在要是有魄力,那就是整天跟我們鬧了,到時候你還不得頭疼死!

    寧毅笑著偏頭,碰了碰身邊的妻子,檀兒撫了撫臉頰一側垂下的鬢,便也在那兒搖晃著身子,將寧毅輕輕地撞了一下。只聽得寧毅喊起來:“誰要雞翅膀、誰要雞翅膀,拿豆腐和魚來換!”

    周圍頓時熱鬧起來,錦兒從旁邊竄過來:“我有烤饅頭!

    “誰要饅頭,不要饅頭,你跟其他人換去!

    “我要這串……還有這串……”

    “強買強賣啊你……這串最大,你拿走我跟你急,而且你這饅頭賣相……喂……”

    錦兒得意地搶走了雞翅膀,路過寧曦身邊時,還蹲下了撕了一小塊肉給孩子吃。寧曦嚼了嚼咽下去,舉著自己手中還剩半只的雞翅膀表示:“我的比較好吃!彼挥幸恢浑u翅膀的份額,因此是讓家中最好的廚子烤出來的,比起寧毅的手藝,自然是好得多了。

    云竹用盤子端著幾碗酒水從那邊過來,給了錦兒一碗,到了這邊,遞過一碗給檀兒,又遞一碗給寧毅,眼見著炭火升騰,看上面的東西:“我們有什么?”

    “錦兒烤的饅頭,換來的魚和豆腐,怎么我都覺得應該自己加工一下再吃。信不過這幫牲口的手藝……不過錦兒的饅頭你以先吃,都快烤焦了!

    “我不要!痹浦穸酥拙埔呀浐攘藥卓,笑容微醺!半u翅膀呢?”

    “全都被換走了。最后一只是蘇文定他媳婦干的,這個仇我能記一個月!

    蘇家眾人來到京城之后,親屬的規模也在增加,包括眾人的媳婦、小妾,如今在京城里,房子的規模還做不到每家人一個獨門獨院,彼此擠了一點。但也算得上和融融。寧毅是府中的掌舵人,一般的親屬、小媳婦之類的存在還是不敢在他面前太放肆的,方才寧毅說換雞翅膀,對方是怯生生地過來,規規矩矩地將翅膀換走,想不到寧毅爆出這種話來,那邊在蘇文定妻子身邊的一些女子都笑了起來,蘇文定的妻子也紅著臉笑,回頭怯生生地辯解:“明明是姐夫叫著我換的!

    檀兒笑著走到一邊拿來兩串翅膀。放到火上,道:“云竹,我烤給你,不過你得彈首曲子來換!

    云竹笑起來:“檀兒想聽什么?”

    “將軍令!

    “唔……真是為難人……”

    云竹便皺著眉頭白了她一眼,然后抱著古箏去到涼亭里。這將軍令本是一首軍,入陣之曲。與云竹柔弱的風格。算是格格不入的。不過,只要是與曲有關的,倒也難不倒云竹,隨著曲的第一聲壓下,深邃與震撼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古箏的聲音空靈,隨著曲響起來,這曲將軍令的唱詞也從她的唇畔出,并非吶喊,卻像是輕輕念出來的,第一個聲調響起。就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塞上長風,笛聲清冷。

    大漠落日,殘月當空。

    日夜聽駝鈴,隨夢入故里……”

    軍的慷慨激昂被掩在空靈的表象下,隨著聲漸漸激烈,唱詞的出現,整個曲的氣氛在院子里竟變得愈空曠起來,一切都像是掩在歷史長河中的故事,在女子的講述間卷起巨浪與沙塵。云竹的曲藝功力并非是大伙兒第一次見,倒也不至于驚奇,只是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而已。

    檀兒便坐在寧毅身邊,笑著烤雞翅膀。

    “手中三尺青鋒,枕邊六封家書。

    定斬敵將首級,看罷淚涕凋零。

    報朝廷!誰人聽……”

    改過的軍曲帶著令人安靜的氣氛,又像是在聽無數的故事,唱完之后,就連寧曦也在旁邊鼓掌。這些技藝畢竟是她以往作為青樓女子的經歷,除了寧毅以隨意開口外,檀兒平日里也不會輕易提出這種要求的,但不久之后,云竹便又表演了兩曲給大家聽。如今的她,已經不至于為此而有所芥蒂,能見到一家人的高興,她也便能在寧毅身邊高興起來。

    至于錦兒,她擅長的舞蹈畢竟是肢體語言,相對魅惑一點,除了在寧毅跟前表演一下,或是跟一些女性親屬交流,教她們幾個動作,對著文定文方等人,終究是不合適表演的了。

    這樣的聚會、慶祝,在此后的日子里并不少見。除了必要的時候去相府轉轉,大部分時間,寧毅都是在家中處理事情。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但具體的事項上并不需要他親力親為地跑來跑去,原本竹記運作的基礎套路就已經成型,從這個秋天開始,寧毅也在遙控著進一步地改進竹記的新陳代謝,運作的效率與造血的功能,監督與免疫的機制。

    即便對于寧毅來說,整個事情,也算是一種陌生而新奇的嘗試。通訊能力的限制導致竹記擴大之后,中樞核心的反應能力不夠,單靠規章制度,很難限制住人力的損耗與運轉中出現的摩擦,而即便寧毅親自處理,當他專注某一方問題的時候,對于這么大的攤子來說,對其它地方的掌控力,就必然會減弱。

    縱然有密偵司的情報系統以作為輔助,寧毅身邊會出現的問題,仍舊是極其復雜的。樁樁件件點點滴滴的歸總,不能單靠制度而又只能依靠制度與運作模式去解決。接下來的整個冬天,寧毅對外的精力幾乎都投注其中,而除了能夠在身邊偶爾交流的蘇檀兒,這些事情,便不足為外人道了。

    而大部分時候,他還是在享受著家中的溫暖。自從有了孩子,又與寧毅一道支撐起這個家以來,蘇檀兒身上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已經愈強大。當然,這種力量并非是形諸于外的鋒芒,相對來說,剛與寧毅成親時的檀兒,身上更有外露的鋒芒,但那種鋒芒也帶著青澀的感覺。此時作為一個母親來說,她在寧毅的眼中是顯得年輕的,但外在更加柔和的同時,她的存在,也讓人更難忽視了,有時候遇上事情,往往在輕描淡寫中,她便能找到方法解決。雖然外在更加圓融柔和,但家中的丫鬟、下人,對于這個主母,卻是最為敬畏的,這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也只有在寧毅的面前,檀兒才會回歸到當初在江寧小樓上一塊聊天、說夢想的那個少女,在天氣漸冷,連月光都漸漸冷掉的夜里,檀兒會在他的身邊蜷縮得像個嬰兒。她有時候會將牙齒咬在唇間,眉頭在睡夢中微微蹙起來,寧毅便伸手過去,想將那皺紋抹平掉。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作為妻子,檀兒背負起了原本屬于他的許多東西。陪著寧毅來到汴梁之后,原本就頗有資質的檀兒更加迅速地成熟起來,她為寧毅背負起了家庭的后顧之憂,甚至在某些方面,能夠為寧毅支撐起竹記的運作,與他商議各種事情。這種成熟不會是沒有代價的,形諸于外的,便是仍舊年輕的她,在愈柔和之中,卻能給予旁人的,巨大的壓力。

    以及在這如嬰兒般的睡夢中,卻皺起的眉頭。

    有一天夜里,寧毅卻也打趣似的對她說:“我倒是擔心,有一天你要變成呂雉那么厲害的女人了……”

    **著身體躺在寧毅懷里的女子只是清澈地笑了笑,感受到他的存在:“只要立恒你在我身邊,永遠都不會的!

    有些時候,她也會去云竹那邊休息,那是早先寧毅不在家時養成的習慣了。

    當然,談不上百合……(未完待續~~)

    uo同學的打賞,謝謝大家的各種支持,謝謝女神給我順暢的靈感

    小說來源:燃文書庫

本章網址:http://www.680391.buzz/0_313/10342789.html
奇書網:www.680391.buzz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捕鱼王者疯狂版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