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贅婿 > 第六五三章 將至寒冬 遷徙記錄
    天空灰沉沉的,在冬日的冷風里,像是就要變顏色。侯家村,這是黃河北岸,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村子,那是十月底,眼看便要轉寒了,候元顒背著一摞大大的柴禾,從山里出來。

    與他同齡的小孩子并不能像他一樣砍這么多的柴,更別說背回去了。候元顒今年十二歲,個子不高,但自小結實,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此時這樣的話并不流行,候元顒家也算不得貧窮,他的父親是當兵的,跟著軍隊走,吃一口賣命飯,常年不在家,但有父親的餉錢,有勤勞的母親,總算沒有餓著他。

    在他的記憶里,父親沒有讀書,但常年在外,其實見過世面,他的名字便是父親在外面請識文斷字的先生取的,據說很有文氣。在不多的幾次相聚里,父親沉默寡言,但也說過不少外頭的事情,教過他不少道理,教過他在家中要孝順娘親,也曾跟他許諾,將來有機會,會將他帶出去見世面。

    早年家中艱辛,但三年前,父親在軍中升了個小官,家境便好了不少。半年前,父親曾回來一次,帶回來許多好東西,也跟他說了打仗的情況。父親跟了個好的長官,打了勝仗,因此得了許多賞賜。

    侯家村坐落在山里,是最為偏僻的村落之一,外界的事情,傳過來時往往已變得模模糊糊,候元顒不曾有讀書的機會,但腦子比一般孩子靈活,他偶爾會找外頭來的人打聽一番。自去年以來,據說外頭不太平,女真人打了下來,天下大亂,父親跟他說過之后,他才知道,外面的大戰里,父親是帶隊沖殺在第一列的殺了不少壞蛋。

    他對此非常自豪,最近半年。時常與山中小伙伴們炫耀,父親是大英雄,因此得了賞賜包括他家新買的那頭牛,也是用賞賜買的。牛這東西。整個侯家村,也只有兩頭。

    在候元顒的想象里,他將會吃得多多的,長得壯壯的,然后跟著父親出去當兵。也殺壞人,然后得一堆賞賜回來?赡茉龠^個幾年,他就能有這樣的機會了。

    機會提前來了。

    他永遠記得,離開侯家村那天的天氣,陰沉沉的,看起來天氣就要變得更冷,他砍了柴從山中出來,回到家時,發現一些親戚、村人已經聚了過來這邊的親戚都是母親家的,父親沒有家。與母親成親前,只是個孤身的軍漢這些人過來,都在房間里說話。是父親回來了。

    父親身材高大,一身戎裝未卸,臉上有一道刀疤,眼見候元顒回來,朝他招了招手,候元顒跑過來,便要取他身上的刀玩。父親將刀連鞘解下來,然后開始與村中其他人說話。

    “今年已經開始變天。也不知道何時封山。我這邊時間太緊,軍隊等著開撥,若去得晚了,怕是就不等我。這是大罪。我到了城里,還得安排阿紅跟孩子……”

    “那飯也不吃了?你連夜趕啊……”

    “明天早上再走,不要趕夜路,說不得遇上強人……”

    父親說的話中,似乎是要立刻帶著母親和自己到哪里去,其余村人挽留一番。但父親只是一笑:“我在軍中與女真人廝殺,萬人堆里過來的,等閑幾個強人,也不必怕。全是因為軍令如山,不得不趕!

    母親正在家中收拾東西,候元顒捧著父親的刀過去詢問一下,才知道父親這次是在城里買了宅子,軍隊又正好行至附近,要趁著還未開撥、大雪也未封山,將自己與母親接過去。這等好事,村人自然也不會阻攔,大家盛情地挽留一番,父親那邊,則將家中許多不要的東西包括房子,暫時交托給母親親族看管。某種意義上來說,等于是給了人家了。

    于是一家人開始收拾東西,父親將牛車扎好,上面放了衣物、糧食、種子、菜刀、犁、鍋鏟等貴重器物,家中的幾只雞也捉上去了。母親攤了些路上吃的餅,候元顒嘴饞,先吃了一個,在他吃的時候,看見父母二人湊在一起說了些話,然后母親匆匆出去,往外公外婆家里去了。

    不多時,母親回來,外公外婆也回來,家中關上了門。父親跟外公低聲說話,外婆是個不懂什么事的,抱著他流眼淚,候元顒聽得父親跟外公低聲說:“女真人到汴梁了……守不住……我們九死一生……”

    外公跟他詢問了一些事情,父親道:“你們若要走,便往南……有位先生說了,過了長江或能得太平。先前不是說,巴州尚有遠親……”

    這一番交流,候元顒聽不懂太多。未至傍晚,他們一家三口啟程了。牛車的速度不慢,晚上便在山間生活休息,第二日、第三日,又都走了一整天,那不是去附近城里的道路,但中途了經過了一次大道,第四日到得一處山嶺邊,有不少人已經聚在那邊了。

    這幾天的時間,候元顒在途中已經聽父親說了不少事情。半年之前,外面改朝換代,月前女真人南下,他們去抵擋,被一擊擊潰,如今京城沒救了,可能半個天下都要淪陷,他們這些人,要去投靠某個大人物據說是他們以前的長官。

    候元顒還小,對于京城沒什么概念,對半個天下,也沒什么概念。除此之外,父親也說了些什么當官的貪腐,搞垮了國家、搞垮了軍隊之類的話,候元顒當然也沒什么想法當官的自然都是壞蛋。但無論如何,此時這山嶺邊距離的兩百多人,便都是與父親一樣的將士和他們的家人了。

    兩百多人,加起來大概五六十戶人家,孩子和女人不少,馬車、牛車、騾子拉的車都有,車上的東西各異,雖然看起來像是逃難,各自卻還都有些家底,甚至有家中人是大夫的,拖了半車的藥材。父親在這些人中間應該是個長官,不時有人與他打招呼,還有另一名叫做渠慶的長官,吃晚飯的時候過來與他們一家人說了會話。

    這天夜里候元顒與孩子們玩了一會兒。到得夜深時卻睡不著,他從帳篷里出來,到外面的篝火邊找到父親,在父親身邊坐下了。這篝火邊有那位渠慶長官與另外幾人。他們說著話,見孩子過來,逗了兩下,倒也不忌諱他在旁邊聽。候元顒倒是聽不太懂,抱著長刀。趴在父親的腿上打盹。聲音不時傳來,火光也燒得溫暖。

    “……寧先生離京時,本想將京中梳理一遍再走,然而讓蔡京老兒破了局。但后來,蔡老兒這些人也不好受。他們贖買燕云六州的行徑、趁賑災刮地的手段公布以后,京中局勢一直緊張……在寧先生那邊,這手段倒不止是要讓他們稍微難受一下。其后寧先生對局勢的推斷,你們都知道了,如今,第一輪就該應驗了……”

    “……一年內汴梁淪陷。黃河以北全部淪陷,三年內,長江以北喪于女真之手,千萬黎民成為豬羊任人宰割。旁人會說,若無寧先生弒君,局勢當不致崩得如此之快,你我都在武瑞營中呆過,該知道實情……原本或有一線生機的,被這幫弄權小人,生生浪費了……”

    “……秦將軍被罷免時。我便想過,這天下要完,我日他娘……”

    “若非家中妻兒,我當初也跟寧先生他們走了……”

    “也是怕……與天下為敵。寧先生那邊,怕也太平不了吧……”

    “在夏村中就說了,命要自己掙。麻煩當然少不了,但如今,朝廷也沒力氣再來管我們了。秦將軍、寧先生那邊處境不見得好,但他已有安排。當然。這是造反、打仗,不是兒戲,所以真覺得怕的,家里人多的,也就讓他們領著往長江那邊去了!

    “我在長江沒親戚……”

    “有是有,然而女真人打這么快,長江能守住多久?”

    “女真畢竟人少,寧先生說了,遷到長江以南,多少可以僥幸幾年,說不定十幾年。其實長江以南也有地方可以安置,那造反的方臘余部,核心在南面,過去的也可以收留。然而秦將軍、寧先生他們將核心放在西北,不是沒有道理,北面雖亂,但畢竟不是武朝的范圍了,在緝拿反賊的事情上,不會有多大的力度,將來北面太亂,或許還能有個夾縫生存。去了南邊,說不定就要遇上武朝的全力撲壓……但不管怎么樣,諸位兄弟,亂世要到了,大家心中都要有個準備!

    “當了這幾年兵,逃也逃過打也打過。去年女真人南下,就看到亂世是個什么樣子啦。我就這么幾個家里人,也想過帶他們躲,就怕躲不了。不如跟著秦將軍他們,自己掙一掙命!

    “去西北,咱們是去呂梁山嗎?青木寨那邊?”

    “不是,暫時不能說,諸位跟我走就行了!

    “那……我們這算是跟著秦將軍、寧先生他們造反打天下了嗎?”

    “是啊,其實我原本想,我們不過一兩萬人,以前也打不過女真人,夏村幾個月的時間,寧先生便讓我們打敗了怨軍。若是人多些,我們也齊心些,女真人怕什么!”

    “……寧先生如今是說,救華夏。這江山要完了,那么多好人在這片江山上活過,就要全交給女真人了,我們盡力救救自己,也救救這片天地。什么造反打天下,你們覺得寧先生那么深的學問,像是會說這種事情的人嗎?”

    “哦……”

    “哈哈,倒也是……”

    “其實……渠大哥,我原本在想,造反便造反,為什么非得殺皇帝呢?若是寧先生不曾殺皇帝,這次女真人南下,他說要走,咱們一定全都跟上去了,慢慢來,還不會驚動誰,這樣是不是好一點?”

    “寧先生其實也說過這個事情,有一些我想得不是太清楚,有一些是懂的。第一點,這個儒啊,就是儒家,各種關系牽來扯去太厲害,我倒是不懂什么儒家,就是讀書人的那些門門道道吧,各種扯皮、勾心斗角,我們玩不過他們,他們玩得太厲害了,把武朝折騰成這個樣子,你想要改良,拖泥帶水。如果不能把這種關系切斷。將來你要做事,他們各種拉住你,包括我們,到時候都會覺得。這個事情要給朝廷一個面子,那個事情不太好,到時候,又變得跟以前一樣了。做這種大事,不能有妄想。殺了皇帝,還肯跟著走的,你、我,都不會有妄想了,他們那邊,那些皇帝大臣,你都不用去管……而至于第二點,寧先生就說了五個字……”

    “什么?”

    “他說……終究意難平……”

    篝火燃燒,空氣溫暖,偶有寒風吹來。被那邊的山嶺給擋住了,也只是隱隱聽到聲音。候元顒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被父親抱進帳篷里的。第二日醒來,他們在這邊等了一天,又陸陸續續的有人過來。這一天到了一百余人,再到天明時,隊伍在渠慶的帶領下啟程了。

    一行人往西北而去,一路上道路愈發艱難起來,偶爾也遇上同樣逃難的人群;蛟S是因為隊伍的核心由軍人組成,眾人的速度并不慢,行進大約七日左右。還遇上了一撥流竄的匪人,見著眾人財貨豐裕,準備當晚來打主意,然而這支隊列前方早有渠慶安排的斥候。摸清了對方的意圖,這天晚上眾人便首先出動,將對方截殺在半途之中。

    隊伍里出擊的人不過三十余人,由候元顒的父親候五帶隊。父親出擊之后,候元顒坐臥不寧,他先前曾聽父親說過戰陣廝殺?犊疅嵫,也有逃亡時的恐怖。這幾日見慣了人群里的叔叔伯伯,近在咫尺時,才忽然意識到,父親可能會受傷會死。這天晚上他在守衛嚴密的宿營地點等了三個時辰,夜色中出現身影時,他才小跑過去,只見父親便在隊列的前端,身上染著鮮血,手上牽著一匹瘦馬,看起來有一股候元顒從未見過的氣息,令得候元顒一時間都有些不敢過去。

    父親只身過來,在他面前蹲下了身子,伸手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道:“娘親在那邊吧?”

    候元顒點了點頭,父親又道:“你去告訴她,我回來了,打完了馬匪,未曾受傷,其它的不要說。我和大伙去找水洗一洗。知道嗎?”

    候元顒又是點頭,父親才對他擺了擺手:“去吧!

    待到不久之后,一群人回來,身上多已沒了血漬,只是還帶著些腥氣,但并沒有方才那般可怖了。

    這一役令得隊伍里又多了幾匹馬,大家的情緒都高漲起來。如此再行數日,穿過了不少荒涼的山脊和崎嶇的道路,中途因為各種馬車、牛車的問題也有所耽擱,又遇上一撥兩百多人的隊伍加入進來。天氣愈發寒冷的這天,宿營之時,有人讓眾人都集合起來了。

    候元顒喜歡集合的感覺,他站在自家的牛車上,遠遠看著前方,父親也在那邊,而那位叫做渠慶的伯伯說話了。

    “……到地方之前,有一些話要跟大家說的,聽得懂就聽,聽不懂,也沒關系……自秦將軍、寧先生殺了昏君之后,朝堂中想要秦將軍、寧先生性命的人不少,我知道他們原本也抽調了人手,安排了人,滲入咱們中間來。你們當中,或許便有這樣的。這沒有關系!

    他說道:“寧先生讓我跟你們說,要你們做事,或許會控制你們的家人,如今汴梁被圍,或許不久就要破城,你們的家人如果在那里,那就麻煩了。朝廷護不住汴梁城,他們也護不住你們的家人。寧先生知道,如果他們要找這樣的人,你們會被逼著做,沒有關系,咱們都是在戰場上同過生死共過患難的人!咱們是打敗了怨軍的人!不會因為你的一次迫不得已,就看不起你。所以,如果你們當中有這樣的,被威脅過,或者他們找你們聊過這件事的兄弟,這幾天的時間,你們好好想想!

    “想好以后,你們可以找我說,也可以找山里,你覺得能說的人去說。話說出口,事情一筆勾銷,咱們還是好兄弟。說句實在話,只要有這個事情,寧先生甚至還可以反過來利用,順藤摸瓜,所以藏不住的,不妨幫忙反過來干他們!進了山,咱們要做的是救天下的大事!不要兒戲,不要僥幸。若是你們家中的家人真的落在了汴梁,請你為他們想想,朝廷會不會管他們的死活!

    “為了在夏村,在對抗女真人的大戰里犧牲的那些弟兄,為了嘔心瀝血的右相,因為大伙兒的心血被朝廷糟蹋,寧先生直接上朝堂,連昏君都能當場殺了。大家都是自己兄弟,他也會將你們的家人,當成他的家人一樣看待。如今在汴梁附近,便有我們的兄弟在,女真攻城,他們或許不能說必定能救下多少人,但一定會盡力而為!

    “好了!鼻c揮了揮手,“大家想一想!

    這一天并未發生什么事,隨后啟程,三天之后,候元顒與眾人抵達了地方,那是位于荒涼群山之間的一處谷地,一條小河靜靜地從谷地中過去,水流并不急。小河兩側,各種簡陋的建筑聚集起來,但看起來已經勾畫出了一處處聚居區的輪廓,冬日已經到了,百廢待興。

    河邊的一側,原有一個已經被廢棄的小小村莊,候元顒來到這里一個時辰以后,知道了這條河的名字。它叫做小蒼河,河邊的村子原本叫做小蒼河村,已經廢棄多年,此時近萬人的營地正在不斷修建。

    天色陰冷,但小河邊,山地間,一撥撥來去人影的工作都顯得有條不紊。候元顒等人先在谷地西側集合起來,不久之后有人過來,給他們每一家安排木屋,那是山地西側目前成型得還算比較好的建筑,優先給了山外來的人。父親侯五跟隨渠慶他們去另一邊集合,隨后回來幫家里人卸下物資。

    “秦將軍待會可能來,寧先生出去一段時間了!卑嶂鞣N東西進房子的時候,侯五跟候元顒如此說了一句,他在路上大概跟兒子說了些這兩個人的事情,但候元顒此時正對新住處而感到開心,倒也沒說什么。

    不久之后,倒像是有什么事情在山谷里傳了起來。侯五與候元顒搬完東西,看著山谷上下許多人都在交頭接耳,河道那邊,有人大喊了一句:“那還不快給咱們好好做事!”

    這話聽起來倒也不像是訓斥,因為隨后有不少人齊聲回答:“是”聲音頗為洪亮。

    正疑惑間,渠慶朝這邊走過來,他身邊跟了個年輕的憨厚漢子,侯五跟他打了個招呼:“一山。來,元顒,叫毛叔叔!

    候元顒叫了一聲,轉著眼睛還在好奇,毛一山也與孩子揮了揮手。渠慶神色復雜,低聲道:“汴梁破城了!

    侯五愣了半晌:“……這么快?直接強攻了!

    “他們找了個天師,施六甲神兵……”

    渠慶低聲說著,將天師郭京以六甲神兵守城的事情講了一遍。候元顒眨著眼睛,到最后沒聽到六甲神兵是怎么被破的。侯五捏了捏拳頭:“所以……這種事情……所以破城了嗎?”

    “嗯,女真人在城下準備了半個月,什么都沒用上!

    “……何將軍喊得對!焙钗宓吐曊f了一句,轉身往房間里走去,“他們完了,咱們快做事吧,不要等著了……”

    這一天是靖平元年的十一月二十四,還是孩子的候元顒第一次來到小蒼河村。也是在這一天的下午,寧毅從山外回來,便知道了汴梁淪陷的消息……(未完待續。)

    :  新的一集開始,要想的東西有很多,速度不會快,總算更新了,這章5950字,懶得多加,就這樣吧。

本章網址:http://www.680391.buzz/0_313/10342883.html
奇書網:www.680391.buzz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捕鱼王者疯狂版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