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贅婿 > 第九一〇章 歷史輪轉 因果延伸
    二月的涼風輕輕地吹過,仍舊帶著些許的寒意,華夏軍的隊列從望遠橋附近的河畔上穿過去。

    望遠橋附近的正面戰斗,此時已經完全停止了。

    一撥又一撥投降的俘虜被看押在河畔幾處呈三角形凹陷的區域里,華夏軍的火槍陣守住了朝外的口子,還有少量部隊去到對岸,以避免俘虜渡河逃生。原本更大區域的戰場上,金人的旗幟傾倒、輜重混亂,尸體在交戰的鋒線上最為密集,慘烈的景象朝著河道這邊蔓延過來。

    遭受火箭彈肆虐之處,火已經滅了,留下的是觸目驚心的焦尸與爆炸、焚燒后的土壤,負傷的金人士兵們還在風里呻吟,在部分被驅趕著看押起來的士兵臉上,甚至能夠看到流下的眼淚。

    望遠橋頭,地面變成了一片又一片的黑色。

    “帝江”的準確度在眼下仍舊是個需要大幅度改良的問題,也是因此,為了封鎖這近乎唯一的逃生通道,令金人三萬軍隊的減員提升至最高,華夏軍對著這處橋頭前后發射了超過六十枚的火箭彈。一處處的黑點從橋頭往外蔓延,小小的石橋被炸坍了一半,眼下只余了一個兩人能并排走過去的口子。

    寧毅揉著自己的拳頭,走過了涼風拂過的戰場。

    在他的身邊,所有人的情緒都顯得興奮,甚至于附近持槍的華夏軍老兵們,都有些意外于這場戰斗的勝利,喜形于色。唯獨寧毅在望著周圍這一幕又一幕景象時,目光顯得有些疏離。

    “望遠橋……距離梓州多遠?”

    “十一里!

    “……哦!睂幰泓c了點頭。

    公元一八六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北京郊外,八里橋,超過三萬的清軍對陣八千英法聯軍,鏖戰半日,清軍傷亡一千二百余,英法聯軍死亡五人,傷四十七人。

    這是另一段歷史里,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整個中華最為屈辱的一幕。

    當然許多時候歷史更像是一個毫無自主能力的小姑娘,這就如同韓世忠的“黃天蕩大捷”一樣,八里橋之戰的記錄也充滿了奇奇怪怪的地方。在后世的記錄里,人們說僧王僧格林沁率領萬余蒙古騎兵與兩萬的步兵展開了驍勇的作戰,雖然抵抗頑強,然而……

    然而到最后清軍傷亡一千二百人,便導致了三萬大軍的潰敗。部分法國軍官回國后大肆宣傳清軍的英雄善戰,說“他們頂住了使他慘遭傷亡的強壓火力……寧愿一步不退,勇敢堅持,全體就地陣亡”諸如此類,但也有議員認為發生在八里橋的不過是一場“可笑的戰爭”。

    歷史的真相如何呢?

    在此時倒更像是并不重要的細枝末節了。

    那一段歷史會因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而消亡嗎?想來是不會的。

    他繞過焦黑的彈坑,輕輕地嘆了口氣。

    技術的代差似乎是不可逾越的高山,但真要說完全不可逾越,那也未必。在那段歷史之中,中華民族屈辱與落后了一百多年的時間,一直到一九五零年開始的抗美援朝,中國也始終處于巨大的落后當中。

    在名叫上甘嶺的地方,美國人每天以數萬發的炮彈與炸藥對區區三點七平方公里的陣地輪番轟炸了四十三天,炮彈打了一百九十萬發,飛機投擲的炸彈五千余,整個山頭的花崗巖都被削低兩米。

    而連炸藥都缺乏的志愿軍甚至將美國人投擲下來未曾爆炸的啞彈拆除,用來挖掘防空洞。

    在當時,是承受了百年屈辱的中國人用烈火打磨出來的意志抹平了更大的技術代差,為后來的中國贏得了數十年的喘息空間。

    而武朝天下,已經承受十余年的屈辱了。

    傷兵的慘叫還在繼續。

    那是在先前的戰斗中受到爆炸波及的女真老兵,坐在血泊之中,一只腳已經被炸斷了,他從暈厥中醒來,巨大的痛楚令他在戰場上呼喊。

    寧毅走到他的面前,靜靜地、靜靜地看著他。

    軍大衣只在風里微微地擺動,寧毅的目光之中沒有悲憫,他只是靜靜地打量這斷腿的老兵,這樣的女真士兵,必然是經歷過一次又一次征戰的老卒,死在他手上的敵人甚至于無辜者,也早已不計其數了,能在今天踏足望遠橋戰場的金兵,大都是這樣的人。

    那女真老兵的喊聲甚至在這目光中漸漸地停下來,牙關打著戰,眼睛不敢看寧毅。寧毅踩著血泊,朝遠處走過去了。

    “立恒……不開心?”身邊的紅提輕聲問了一句。

    寧毅回過頭望了望戰場上收尾的景象,隨后搖搖頭。

    “沒有!

    他說道。

    此時,捷報正朝著不同的方向傳出去。

    即便是華夏軍內部,不久之后也要迎來一波震驚的沖擊了……

    ……

    女真的大營之中,則是完全不一樣的另一種景象。

    人們正在等待著戰場消息的確認,設也馬喊出“這必是假的……”之后,坐在椅子上的宗翰便沒有再表達自己的看法,斥候被叫進來,在設也馬等人的追問下詳細敘述著戰場上發生的一切,然而還沒有說到一半,便被完顏設也馬一腳狠狠地提了出去。

    “這是亂我軍心的奸細!”

    設也馬斬釘截鐵地說話,一旁的拔離速也加了一句:“或許真的是!

    等待第二輪訊息過來的空隙中,宗翰在房間里走,看著有關于望遠橋那邊的地圖,隨后低聲說了一句:“斜保粗中有細,即便寧毅有詐、猝然遇襲,也不至于無法應對!

    設也馬點頭:“父帥說的沒錯!

    營帳里此后安靜了許久,坐回到椅子上的宗翰道:“我只擔心,斜保雖然聰慧,但心底始終有股傲岸之氣。若當退之時,難以決斷,便生禍端!

    設也馬沒有說話。

    申時二刻(下午四點),更為詳細的情報傳來了,藏身于望遠橋遠處的斥候細述了整個戰場上的混亂,一部分人逃離了戰場,但其中有沒有斜保,此時尚未知曉,余余已經到前方接應。宗翰聽著斥候的描述,抓在椅子欄桿上的手已經微微有些顫抖,他朝設也馬道:“真珠,你去前方看一看!

    設也馬離開之后,宗翰才讓斥候繼續述說戰場上的景象,聽到斥候說起寶山大王最后率隊前沖,最后帥旗傾倒,似乎不曾殺出,宗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右手攥住的扶手“咔”的一聲斷了,宗翰將它扔在地上。

    斥候還在形容那可怖的火器對望遠橋橋頭的轟炸,延綿的火焰與爆炸令得大量奔跑到橋頭的士兵無法過去,有的士兵身上著了火,慘叫著在人群中奔跑,有的人在岸邊投入了仍舊冰涼刺骨的河水當中。北人本不善泳,大半投河的士兵就此淹死了。

    “夠了”

    宗翰打斷了斥候的描述。斥候跪在那兒,噤若寒蟬。

    但過得片刻,他又聽見宗翰的聲音傳來:“你繼續說那火器!

    斥候這才敢再度開口。

    申時三刻(下午四點半)左右,人們從望遠橋前線陸續逃回的士兵口中,逐漸得知了完顏斜保的英勇沖鋒與生死未卜,再過得片刻,確認了斜保的被俘。

    這個時候,整個獅嶺戰場的攻防,已經在參戰雙方的命令之中停了下來,這證明兩邊都已經知道了望遠橋方向上那令人震驚的戰果。

    所有人也大都能夠明白那戰果中所蘊含的意義。

    六千華夏軍戰士,在攜帶新型火器參戰的情況下,于半個時辰的時間內,正面擊潰斜保帶領的三萬金軍精銳,數千士兵當成死亡,兩萬余人被俘,逃脫者寥寥。而華夏軍的傷亡,屈指可數。

    大部分時間,其實彼此雙方都在確認這猶如天書般的戰果是否真實。華夏軍一方,于仲道前后讓傳令兵確認了三次情報的來源,才接受了這個現實,渠正言拿著情報坐在地上,沉默了好半晌,才又讓人去做一次確定,至于參謀陳恬接了訊息后先是失笑:“這是誰在消遣我,一定是以前被我……”然后反應過來,勃然大怒:“不管怎么樣也不能拿軍情來開玩笑啊”

    人們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接受著整個訊息的落地。

    下午尚未結束,寧毅已經與韓敬匯合,拉著部分裝了“帝江”火箭彈與發射架的大車往獅嶺前線過去。一邊騎馬前行,寧毅一邊與韓敬、與數名技術人員、參謀人員復盤整個戰場上出現的問題。

    “火槍槍膛的強度,一直以來都還是個問題,前幾輪還好一點,發射到第三輪之后,我們注意到炸膛的情況是在提升的……”

    “三輪之后,彈藥的紙殼有些卡殼了……”

    “對付騎兵是占了運氣的便宜的,女真人原本想要慢悠悠地繞往南邊,我們提前發射,所以他們沒有心理準備,后來要加快速度,已經晚了……我們注意到,第二輪發射里,女真騎兵的頭頭被波及到了,剩余的騎兵沒有再繞場,而時選擇了直線沖鋒,恰好撞上槍口……如果下一次敵人有備而來,騎兵的速度恐怕還是能對咱們造成威脅……”

    “火箭彈的損耗倒是沒有預期的多,他們一嚇就崩了,如今還能再打幾場……”

    人們嘰嘰喳喳的議論之中,又說起火箭彈的好用來。還有人說“帝江”這個名字威武又霸氣,山海經中說,帝江狀如黃囊,赤如丹火,有翼無面,最重要的是還會跳舞,這火箭彈以帝江為名,果然惟妙惟肖。寧先生真是會取名、內涵深刻……

    韓敬往這邊靠近過來,支支吾吾:“雖然……是個大喜事,不過,帝這個字,會不會不太妥當,咱們殺皇帝……”他以手為鋸,看起來像是在空中鋸周喆的人頭,倒沒有繼續說下去。

    寧毅偏了偏頭:“帝江嘛……”

    “是啊,帝江!

    “漿啊……”

    “江……是江嘛!表n敬咀嚼半天,策馬跟上去,“什么意思?”

    太陽落山之際,獅嶺前線近了。

    梓州。

    李師師也收到了寧毅離開之后的第一輪戰報,她坐在布置簡單的房間里,于桌邊沉默了許久,隨后捂著嘴巴哭了出來。那哭中又有笑容……

    許多年了,她一度質疑寧毅那天在金鑾殿上殺了周喆的行為是否理智,如今這件事已經徹底不需要詢問了。在這場幾乎決定了整個族群存續問題的戰役的最關鍵時刻,他率兵出擊的第六天,輕松覆滅兵力五倍于己方的完顏斜保。

    夕陽從小屋的窗口,灑了進來……

本章網址:http://www.680391.buzz/0_313/10570489.html
奇書網:www.680391.buzz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捕鱼王者疯狂版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