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畫滿田園 > 第四千三百二十六章 張氏高燒了
    玄妙兒扶著玄老爺子邁進了家門,進了門,胖胖和七郎就帶著一群的侄子侄女出來了,一群孩子圍著玄老爺子,也沒什么不開心的事了。

    今日的晚上特別的冷,北風呼呼的刮,玄妙兒半夜被風聲吵醒了,不放心兒子,又跟花繼業去看看花逸宕,結果這小子睡得跟小豬一樣。

    玄妙兒和花繼業下半夜直接在兒子那屋睡了,那屋的床也夠大。

    第二天早上,玄妙兒和花繼業帶著花逸宕剛去玄文濤那邊,五郎玄安旭又來了。

    這小子跑的鞋都丟了一只,進門氣喘吁吁的喊:“大伯,不好了,三伯娘在門口暈了,李郎中說高燒燒的太厲害,怕熬不過去了!

    玄妙兒和花繼業對視一眼,總覺得這事那么怪異呢?難道是馮氏做的?難道是她低估了馮氏?

    玄老爺子聽見這個消息,腳下一軟,差點倒了:“怎么?怎么這老三媳婦又病了?這是咋說的,趕緊,趕緊去看看!

    玄文濤對著玄文江道:“老二,你在家看著爹,可不能讓他跟著過去上火,我先帶著安睿和繼業過去看看咋回事!

    玄文江應下,扶著玄老爺子:“爹,有啥事你也別急,先讓大哥他們去看看!

    玄老爺子扶著玄文江的胳膊才站穩了:“這叫啥事啊,老大趕緊去,有消息給我送個信來!

    玄文濤應下,帶著玄安睿和花繼業要出去。

    玄妙兒道:“我也去吧,三嬸是女的,有點啥事我進去比你們方便!

    說著玄妙兒把花逸宕交給了劉氏,她也跟著玄文濤一起奔著老宅那邊去了,她其實更多是好奇,張氏傷人時候那么無所畏懼,這到底怎么就暈了?是馮氏做的?還是她還有什么事呢?

    到了老宅,門口貼的對子昨個被風吹飛了一邊,看著喜慶勁也少了一半,院子里冷冷清清的。

    他們趕緊進院子,到了上房東屋,也就是現在玄文誠他們家的那個屋里。

    屋里這時候也沒什么人,就是李郎中在這,還有玄文誠和幾個孩子在屋,孩子不敢上前,都在炕梢那邊,玄文誠幫著李郎中打下手看著張氏。

    李郎中用針灸給張氏扎的滿頭的干針,玄妙兒對醫學不懂,所以也不知道具體情況。

    見玄文濤來,李郎中對著玄文濤道:“我現在還不確定這人能不能好,昨夜那么冷,在門口睡著了,這什么人能抗?”

    玄文濤聽著這話也是滿臉的疑惑:“在門口睡的?這么冷在門口?睡覺?”

    玄妙兒自然的看向了三叔玄文誠,因為這八成是兩口子打架吧,要不然怎么會讓張氏睡門口去?

    當然,玄安睿和花繼業也跟玄妙兒一個反應,都看向了玄文誠。

    玄文誠趕緊擺手解釋:“不是我,我和你三嬸這么大歲數了,還能吵個架就不讓她在屋里睡覺么?是她自己出去的,不關我事!

    這個就沒人相信了,好好的,誰大冬天的,半夜上門口坐著睡?還是入戶門的門口,不是東屋的門口。

    其實張氏之所以選擇在外邊,是因為怕馮氏半夜在窗戶跟倒油點火,就像是當初玄寶珠那樣,所以她守在門口看著。

    看著看著太困了,就睡了,誰知道下半夜那么大的風,那么冷,她迷迷糊糊的醒了幾次,也不敢進屋,結果后來暈暈乎乎的就睡著了。

    玄妙兒看著氣息微弱的張氏,確實不知道說什么了。

    玄文濤也是無奈的搖搖頭:“先別說這些了,先救人要緊!

    李郎中深深地嘆了口氣:“去鎮上這人折騰不起,時間也不允許了,只能看她自己的毅力了!

    玄文濤對著玄安睿道:“回家去拿顆百年老參來,總是能有用的!

    玄安睿應下:“嗯,我這就回去!

    玄妙兒對著玄安睿道:“哥,回去跟祖父別說太多,免得祖父擔心!

    玄安睿點點頭:“我知道,就怕三嬸挺不住……哎……”他這也不好再多說了。

    玄妙兒也嘆了口氣道:“先盡量救人吧!

    玄安睿出了門,小跑著回家了。

    李郎中這邊又用布巾敷在張氏的額頭上,給她降溫。

    玄妙兒想起來前世用酒精降溫,所以給李郎中提議,讓他用酒給張氏試試。

    李郎中知道玄妙兒跟逍遙子神醫熟悉,所以也不多問,按照玄妙兒說的,讓玄文誠拿了白酒,然后讓玄文誠按照玄妙兒說的,給張氏擦拭,他們都先出去了,在廚房里圍著鍋臺的余溫取暖。

    等玄文誠完事了,玄安睿也回來了,李郎中又讓玄文誠去熬藥。

    玄文誠再不愿意干活,也的去,因為他真的怕張氏有點什么不測,現在的他不能沒媳婦,要不然孩子他自己照顧不了,并且他也沒能力再娶媳婦了,這怎么都算是有個家,要是媳婦沒了,自己就成了老光棍了。

    此時的張氏還是一點反應沒有,看著人都有點緊張。

    玄文誠熬好了參湯,李郎中給張氏灌下去之后,張氏咳了一聲,臉色慢慢的紅潤了一些。

    玄妙兒心里也是松了口氣,她是不喜歡張氏,但是也確實不想讓祖父擔心,要是現在張氏掛了,那玄老爺子估計也得大病一場,當然,張氏活著,她的孩子還有娘,要不然沒了娘更可憐。

    李郎中給張氏診了脈:“雖然現在看命應該保得住,但是人保證是不能恢復成之前的樣子了,燒了這么久,好了也保證留病根了!

    他雖然對玄家了解,知道他們不省心,可是年前馮氏那樣了,現在張氏又這樣,李郎中看著都頭疼。

    他是真的慶幸玄文濤他們分家了,要不然跟著這些人在一起,什么人能受得了?要是沒分家,那自己的閨女也是在火坑的,現在多好,閨女和女婿過得多好,看著玄安睿,李郎中心里就滿意,一百個滿意。

    聽著李郎中的話,玄文濤也是有些頭疼的,想到以后張氏要留下后遺癥,那這邊更是水深火熱了,玄老爺子也便要跟著上火的。

    不過事情已經如此了,只能盡可能的希望張氏恢復的好一點了。

    他對著李郎中道:“那就盡人事,聽天命吧!

本章網址:http://www.680391.buzz/2_2648/13045102.html
奇書網:www.680391.buzz
奇書網手機版:m.i7q8.com
捕鱼王者疯狂版安卓